调试信息vxiaotou.com
目标url:http://www.biqushu.com/book_103149/41046643.html
ContentType:text/html
采集url:http://www.biqushu.com/book_103149/41046643.html
返回状态码:200
使用缓存:否
采集用时:1.24800s
图片链接总数:1
css链接总数:2
js链接总数:4
替换所有图片链接用时:0.00000s
替换所有JS链接用时:0.00000s
替换所有css链接用时:0.00000s
超链接总数:37
替换所有超链接用时:0.00000s
自定义替换用时:0.00000s
获取当前title标题:第356章 我不配_继承人的小甜妻_笔趣阁小说网
程序运行总共用时:1.3104s
内存开销:825.2578125 kb

第356章 我不配_继承人的小甜妻_笔趣阁小说网

笔趣阁小说网 > 继承人的小甜妻 > 第356章 我不配

第356章 我不配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小农民修真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绝品透视眼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世界就是这样拥挤,街上人很多。

    昏暗的楼道里,一点声音也没有。

    只见祁易琛缓过劲来,朝着男子的头部就是一顿毒打。

    果然,男子被打到在地,双手抱着头部。

    祁易琛上前,抓着男子的衣领,打了他的胸部一拳头,男子被打的晕头转向。

    南音看了一眼宫美慧,忽然深深的觉得,还是宫美慧比较了解祁易琛,而自己只会瞎担心。

    看着祁易琛嘴角的血,南音虽然担心,虽然心疼,可是她都不想再说一句话,也许,一直以来,自己才是多余的。

    宫美慧提醒道:“易琛,适可而止,擒贼先擒王!”

    祁易琛听了宫美慧的话,立刻停止了打斗。

    他质问道:“说!是谁指示你的!”

    不过男子也不是好欺负的,他快速的从口袋里一把锋利的匕首!

    朝着祁易琛挥过去,匕首插进了祁易琛的胸膛!祁易琛立刻多开了,松开了男子的手。

    男子跑过去,抓着南音的脸,小弟见状也赶紧跑过去抓着宫美慧的脖子!

    祁易琛趴在地上,捂着胸口,血慢慢的渗透出来,他惊慌的说道:“不要伤害她们!”

    “哈,想不到堂堂的祁少,也是一个花心大萝卜!”男子嘲讽道。

    见祁易琛尴尬,南音看了一眼男子,说道:“你错了,我只是一个......只是祁易琛的普通朋友,宫美慧才是他的女朋友,他不是花心的人。”

    匕首低着南音的脸,稍不留神,必然会留下伤疤。

    宫美慧看了一眼南音,没有想到这紧要的关头,南音竟然还要维护祁易琛的名声。

    祁易琛盯着男子,说道:“你是不是要钱?多少?你开价!”

    “唉,祁少,不要这样嘛,你以为你有钱就能随便侮辱人吗?”男子不吃这一套。

    祁易琛继续问道:“那你说,你要什么?”

    男子说道:“呵呵,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说着,男子朝着小弟试了一下眼色,小弟很快就领会了他的意思。

    两人分别把南音和宫美慧抓了起来。

    然后把南音和宫美慧带到楼梯那里,只见男子邪恶的看着祁易琛,说道:“祁易琛,真是不好意思了。”

    说完,男子就甩开南音,走到宫美慧的跟前,冷不丁的打了宫美慧一巴掌。

    “住手!”祁易琛大喊,想要跑过去。

    小弟拿着匕首在南音的眼前晃了黄。

    祁易琛立刻止步。

    男子抓着宫美慧的下巴,质问道:“你就是祁易琛的女朋友?”

    南音看着这一幕,才知道是自己害了宫美慧,看来男子是要找祁易琛的女朋友下狠手。

    于是,就在男子要对宫美慧下狠手的时候,南音忽然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是什么聪明无比的黑帮老大呢!只不过是一个愚蠢的家伙!”

    男子和小弟都愣住了,只有祁易琛的眼里,充满了紧张的怜惜。

    男子呵斥道:“小贱人!你说什么?”

    南音颤声的说道:“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才是祁易琛真正的女朋友!难道你没发现,你刚才要把她推下去的时候,祁易琛也是一声不吭的吗?”

    听到南音说这些话,男子瞥了一眼趴在地上血流不止的祁易琛。

    男子又看了看宫美慧,再看看南音,这才发现,确实是南音长得更加漂亮。

    他甩开了宫美慧,上前一把抓着南音的头发,骂道:“贱人!竟然耍老子!”

    说完,他就抓着南音走到楼梯间那里,眼看着就要把南音推下去。

    “住手!”

    “住手!”

    宫美慧和祁易琛同时喊道。

    可是男子抓着南音,已经走到了楼梯的台阶上,一点退路也没有。

    “你到底要什么?”祁易琛嘶吼道。

    宫美慧凄美的看了一眼祁易琛,似乎是没有想到祁易琛会为了南音这样做。

    男子回头,轻蔑又得意的笑了,说道:“我要你难受!”

    这回答实在是让人惊讶。

    南音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祁易琛,她对宫美慧说道:“交给你了。”

    回头,南音又对男子说道:“那么你得逞了!你把我带走吧,我做你的人质!”

    “不!”祁易琛深知,眼前的男子一定不会让南音好过的。

    男子笑道:“哈哈,没有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的祁易琛竟然也会这样趴在我的脚下!你求我啊!”

    南音和宫美慧都屏住呼吸。

    “不,易琛,不要,你赶紧走!”南音哭着说道。

    宫美慧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只见祁易琛捂着胸口,奄奄一息的说道:“我求求你......放了她.....”

    “哈哈哈!”男子大笑,南音泪流满面。

    空荡的毛坯屋里,安静至极。

    可是男子并没有放开南音,而是问道:“祁易琛,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自己选择,你说我放了谁,我就放了谁。”

    宫美慧和南音看了一眼对方,南音抢先说道:“我跟你走!你放了他们!”

    她几乎是向男子哀求道。

    看着祁易琛难以抉择的样子,宫美慧冷静的说道:“我跟你走,你放了他们。”

    男子嘲笑道:“祁易琛,你果然是有福气的人,两个美人都甘愿为你去死!”

    越是这样,男子越是焦躁不安。

    “易琛,宫小姐,好不容从美国回来,就是为了你,我没事儿的。”南音对祁易琛说道。

    祁易琛看着南音,深深的看着南音。

    只见南音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可是祁易琛却迟迟不开口,他放不下南音。

    南音对着男子挑衅到:“难道你是在害怕我吗?不敢带我走?”

    男子果然被激怒了,他打了南音一巴掌,呵斥道:“说什么呢!找死是不是?”

    说着,男子朝着小弟使了一个眼神,于是小弟给宫美慧松绑了。

    宫美慧却朝着男子扑过去,想要跟男子决一死战,可是宫美慧哪里是男子的对手呢!

    只见男子一脚把宫美慧踢到在地。

    南音哭着喊道:“宫小姐,不要管我!赶紧带易琛走!他受伤了!”

    宫美慧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快要昏迷的祁易琛,再看看南音,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快点带祁易琛走!”南音大喊道。

    男子看着血泊中的祁易琛,担心惹出人命,于是赶紧抓着南音离开了这里。

    祁家内,客厅里,朴叔正在招呼着厨房上菜。

    唐欣瑜和薛曼丽坐在上座。

    南雅和祁远坐在两旁。

    “小远,你多吃点,这几天你看看,瘦了好多。”薛曼丽说着,往祁远的碗里夹了一条鱼。

    可是祁远却说道:“妈妈,我自己来就好。”

    “哎呀,什么自己来啊!”薛曼丽有腔有调的说道:“你这还没结婚呢?就开始忘了娘了?”

    正说着,唐欣瑜高兴地问道:“对了,小远,你们准备时候结婚呢?”

    南雅羞涩的看着一眼祁远。

    祁远说道:“唐姨,我也很想早点跟南雅结婚,可是我这身体还没好全,真是委屈南雅了。”

    “没有。”南雅赶紧说道。

    一提到祁远的身体,薛曼丽就一肚子的火,她斜了一眼唐欣瑜,说道:“哎呀,我说大姐,易琛结婚结的怎么样啊?你看看啊,自从易琛结婚后,可以说是诸事不顺,我们小远啊,要结婚怎么也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旺夫的女孩子结婚啊!”

    这话,听得南雅十分的难受,不过,祁远握着南雅的手,似乎是在安慰她,南雅才忍了。

    “妈妈,您少说两句,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有分寸。”祁远说道。

    薛曼丽却说道:‘你有什么分寸啊?你就是一个小孩!你看看你現在的样子!你有分寸会弄成这样吗?”

    正说着,客厅的座机响了。

    朴叔走过去接听电话。

    “喂,您好祁府,您找哪位?”朴叔礼貌的问道。

    ......

    “什么?在哪里?”朴叔惊叫道,神情恐怖。

    唐欣瑜立刻放下筷子,紧张的看着朴叔。

    ......

    “哦!哦!好的!我们马上过去!马上过去!”朴叔说完,沉重的挂了电话,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唐欣瑜正看着他。

    他立刻躲开眼神,可是唐欣瑜凭着女人的直觉,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她走到朴叔身边,问道:“老朴发生什么事情了?”

    薛曼丽也放下筷子,侧耳倾听。

    朴叔原本是想瞒着唐欣瑜,可是他还没有想好怎么跟她说。

    “是不是易琛?”唐欣瑜几乎是盯着朴叔,问道。

    朴叔有些为难的点点头。

    唐欣瑜抓住他,问道:“易琛怎么了?他怎么了?”

    “在医院,说是失血过多,休克了......”朴叔说道,神情哀伤。

    南雅赶紧推祁远走过来,关切的问道:“怎么回事?”

    “我現在要赶紧去医院!具体情况我去了医院给家里打电话!”朴叔匆忙的说着,眼神却看着祁远。

    唐欣瑜也开始收拾东西,她说道:“我跟一起去!”

    “不。”朴叔拒绝道:“唐太太,家里需要您,老太爷还在家里呢,你稳住他,医院交给我就好。”

    “不行!”唐欣瑜拿着围巾几乎是要哭了。

    祁家大厅内,朴叔握着座机话筒的手在不停的发抖。

    唐欣瑜拽着朴叔的胳膊,哭喊着:“我要去!”

    可是朴叔不敢同意,他知道唐欣瑜的精神才好一点,不能受到打击。

    “唐太太,你听我说,祁少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去就好了。”

    朴叔说着,拔腿要走。

    祁远立刻划着轮椅到朴叔跟前,刚才朴叔特意看了一眼祁远,一定是有事情需要祁远帮忙。

    “朴叔,我跟您一起去!”祁远说道。

    可是薛曼丽第一个不同意,她赶紧上前,瞪了一眼祁远,她说道:“祁远!你胡说什么呢?你現在自己都是还是一个病人呢!”

    “是啊,小远,你还是在家里吧,我跟朴叔去!”南雅说道。

    祁易琛一定是为了去救姐姐才会出事的,南雅的心里很明白,可是现在,她不能说很多,不然,祁家的人对姐姐的误会会更加的深。

    就在众人争执之下,朴叔低吼一声:“好了!”

    大厅又瞬间安静了。

    “这样吧,唐太太和祁远跟我一起去。”朴叔说道。

    这才消停了一会儿。

    可是薛曼丽却不满,她质问道:“我说老朴,你是不是老糊涂了?祁易琛病了,要祁远去干什么?唐太太去,那是因为她是母亲,她理应去!”

    朴叔反驳道:“祁远是弟弟,更加应该是去!当初祁远在新西兰受伤的时候,祁少是义无反顾的去新西兰!怎么?这件事情还没过去多久呢?你就忘了?”

    这番话,说的薛曼丽是哑口无言。

    于是,司机开车,带着朴叔,唐欣瑜和祁远一起出发去医院了。

    一路上,唐欣瑜如坐针毡,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等着判刑的犯人。

    朴叔安慰道:“没事儿,一会儿到了医院我再看看具体的情况。”

    唐欣瑜哽咽道:“这孩子今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诸事不顺!”

    “不要说丧气的话,这不马上就是元旦了吗?明年,祁少会一切顺顺利利的!”朴叔坚定的说道。

    车窗外霓虹灯一闪而过。

    唐欣瑜忽然说了一句:“老仆,你说,难道我的决定错了吗?”

    “什么?”朴叔不解的问道。

    “难道,真的不该让南音嫁给易琛吗?”唐欣瑜恍惚的说道。

    坐在一旁的祁远却说道:“唐姨,我觉得,这跟南音没有关系,我们也不要太迷信了。”

    到了医院,唐欣瑜对祁远说道:”小远,你行动不方便,就在车上等我们吧。“

    可是朴叔却说道:“那怎么行?既然来了,就应该一起去看看祁少。”

    唐欣瑜疑惑的看了一眼朴叔,似乎是觉得眼前的朴叔有些陌生。

    祁远说道:“朴叔说的对,我来都来了,肯定是要去看看哥的。”

    “不过,我要先去一下洗手间,朴叔,您跟唐姨先去手术室,我一会儿就到。”祁远说道。

    司机推着祁远去了洗手间。

    朴叔和唐欣瑜坐在电梯里,唐欣瑜忽然问道:“你今天是怎么了?非要拉着祁远过来。”

    朴叔冷静的说道:“他作为祁少的弟弟,总是要看看祁少为了这个家是多么的辛苦,让他记住,这个家只有祁少才是最大的。”

    虽然朴叔说得这样真切,可是唐欣瑜依旧是觉得,他没有说实话。

    到了手术室门口,朴叔和唐欣瑜看见蓬头垢面的宫美慧。

    她看见朴叔和唐欣瑜来了,立刻起身。

    唐欣瑜上前,看着宫美慧脸色发白,一边的脸似乎还肿了,她的衣服上,还有一些灰尘。

    “美慧?”唐欣瑜疑惑的看着宫美慧,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你这么怎么了?”

    宫美慧在唐欣瑜跟前跪下来,两眼泪汪汪的说道:“唐姨,都是我不好,我没有早点送易琛来医院,我亲眼看着易琛被人用刀子刺杀,却无能为力......”

    她跪在唐欣瑜跟前,泣不成声。

    刀子!

    这些尖锐的词,深深的刺在唐欣瑜的心上。

    “什么?”唐欣瑜吓得后退两步。

    朴叔立刻扶着她,又问宫美慧:“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祁少現在情况怎么样?”

    唐欣瑜扶着宫美慧,说道:“你先起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去见你的老同学了吗?”

    宫美慧起身,三人坐下来。

    “唐姨,我原本是要去见我同学的,可是半路上,我街道一条短信,让我去一个地方,不然就见不到我妹妹,您知道的,我确实是有一个妹妹,我一下子就着急了,赶紧去了。”宫美慧绘声绘色的说道。

    朴叔和唐欣瑜满脸紧张的听着。

    宫美慧继续说道:“可是等我到了那里,忽然就被人从背后打晕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在一座废墟的毛坯房子里,还有南音。”

    “南音!?”唐欣瑜再次惊讶的看着宫美慧,问道:“南音怎么也在那里?”

    宫美慧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水,说道:“最后我才知道,是有人发错了消息,发给我了,所以,这件事情跟我原本是毫无关系,劫匪绑走了南音,我和易琛拼命的想要就她,可是劫匪心狠手辣,刺伤了易琛!”

    朴叔听的心惊胆战。

    唐欣瑜听了,心里对南音更加的失望。

    就在这时候,手术室里走出来一个护士。

    唐欣瑜等人立刻上前问道:“护士!病人情况怎么样?”

    护士摘下口罩,着急的说道:“病人家属有没有可以输血给病人的?血库里現在找不到合适的血液。”

    朴叔拍着胸脯说道:“好的!我立刻去准备输血”

    说完,朴叔就一路小跑着去了。

    唐欣瑜看着朴叔的背影,这才明白,为什么朴叔一定要带祁远来这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