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试信息vxiaotou.com
目标url:http://www.biqushu.com/book_55048/41046640.html
ContentType:text/html
采集url:http://www.biqushu.com/book_55048/41046640.html
返回状态码:200
使用缓存:否
采集用时:0.68640s
图片链接总数:1
css链接总数:2
js链接总数:4
替换所有图片链接用时:0.00000s
替换所有JS链接用时:0.00000s
替换所有css链接用时:0.00000s
超链接总数:37
替换所有超链接用时:0.01560s
自定义替换用时:0.00000s
获取当前title标题:第四百三十七章 劝诫_穿越之庶子为政_笔趣阁小说网
程序运行总共用时:0.7644s
内存开销:870.7890625 kb

第四百三十七章 劝诫_穿越之庶子为政_笔趣阁小说网

笔趣阁小说网 > 穿越之庶子为政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劝诫

第四百三十七章 劝诫

推荐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天唐锦绣崛起军工抗日之将胆传奇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父皇,儿臣恐惠文王体力不支,请求由臣送他回府……还请父皇恩准!”

    “去吧,顺便把太医也带过去,给惠文王瞧瞧,这身子这么久了,也该好了……”

    “多谢父皇恩准!那儿臣先行告退……”

    “接下来怎么办?老七肯定会告我的状的,我们一定要把他扳倒……不然我们就……哎呀……”

    “停!你会不会进屋说?不知道隔墙有耳嘛?你下次注意一点,你不要留话柄好不好,你不知道那么多人盯着我吗?你一定要把我抓进牢里啊?”

    “我……我……我不是啊……我就是想知道接下来怎么做……”

    “唉,好吧,那我教你……你派人去,刺杀太子和你,一定要搞得动静很大,最好还能把你砍伤,太子吓得半死,七皇子那风平浪静才好。”

    “啊?那太子可是住在东宫啊……我怎么能把太子砍伤啊……万一被抓到怎么办啊?”

    “你不会找死士么?被抓到就被抓了!你一定要记清楚了,是行刺你自己和太子,七皇子不要动!你不要打错了!”

    “你快去,今晚就行动,成功之后,我明早上殿告状,你一定要做的干干净净,而且,最好派一队人把我这也脑一通。如果人手不够就算了。”

    “父皇!你可要给儿臣做主啊……皇宫大内都被人行刺!肯定是有预谋的!”

    “也请皇上为微臣做主……臣府上清晨也遭贼人入内,打伤了府内的仆人,还好微臣的房间并非是大院,不然现在伤的就是微臣了……”

    “也请父皇为儿臣做主……儿臣昨夜被人行刺,家中死四人,伤一十八人,并未有财物损失……”

    “荒唐!怎么皇子与王爷会接连被人行刺?你们这些侍卫是吃什么的?”

    “皇上……微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

    “昨日微臣刚刚被人冤枉,说臣谋害朝廷命官,今日就被人行刺……再看看这殿上,好像昨日牵连之人都在座……微臣恐怕,七皇子也……不如皇上派人到七皇子府上查看一番,也图个心安……”

    “爱卿所言甚是,来人呐,去七皇子府上查看一番,有什么情况及时上报!”

    “父皇,儿臣觉得,此事应该是冲着惠文王来的,一件件事,看似毫无章法可言,实则桩桩件件全部是冲着惠文王而来,儿臣觉得……父皇应该下令彻查!”

    “朕觉得老四所言甚是,是江山不稳,让爱卿一家受苦了……等事情查明,朕一定还爱卿清白,严惩凶手!”

    “不是说你受伤了?也没有啊!装模作样!”

    “老七!你带着人马兵器上殿,还在大殿上大声喧哗,成何体统!还不快给朕跪下!”

    “儿臣听闻太子与四哥遇刺,心急,才会携武器上殿,还请父皇恕罪……”

    “还不快把人退下!闹哄哄的,菜市场嘛?”

    “奇怪……为什么老七没有事呢?难道……老七昨晚没有遇刺么?”

    “乱说!哪有诅咒人家被刺的!”

    “老七……你昨晚,府上没发生什么事情么?”

    “不知道父皇何意?儿臣昨晚府上并没有什么事情……”

    “父皇,儿臣有事禀报!”

    “你说吧。”

    “昨夜臣府上有奸人入内,意图行刺,奸人走时,竟落下了一个重要的证物,儿臣觉得,按照这个,定能找到幕后主使!”

    “来人,把老七这个逆子给我拿下!”

    “父皇?父皇我冤枉啊!父皇!”

    “冤枉?你自己看看,这个是什么东西!”

    “父皇!这一定是诬陷!这……这不是真的!对!一定是老四!是老四!对,就是他!凤咏是他的人!都是他干的!是他要诬陷儿臣啊!”

    “胡说!这是朕亲赐的图腾,除了朕,只有你府上的亲信才有!这个玉,还是当年进贡的!你还想说什么!”

    “父皇!儿臣冤枉啊!”

    “父皇,儿臣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说!”

    “在当日凤王府龙脉事件搜府的时候,儿臣好像记得,是七皇子建议,查一下凶兽排位的。”

    “这……这……皇上!请皇上为微臣一族做主啊!”

    “王爷您放心,父皇向来公正,肯定会为您做主的,再说了,此事尚未查明,父皇不好马上处置啊……”

    “唉,微臣明白了……此事……就此结束吧……微臣回去收拾,即刻前往文州……四皇子殿下,太子殿下,微臣家中之事,许是父亲旧日仇敌所为,亦是因果报应,父债子还,微臣理应独自承受。圣上定下的赴任日子将近,微臣即刻回去收拾细软,即刻出发,他日有缘相见,微臣再向二位殿下赔罪。”

    “启禀皇上,微臣觉得,小王爷此举不妥,完全是对真凶的纵容啊!”

    “微臣觉得陈大人此言有理!近日都城怪事频频,微臣觉得,不仅小王爷赴任要推迟,连同僚们近日出门都要小心,此事定不如表面上的这么简单。”

    “是啊,皇上,此事应该彻查,若是皇子住所和王爷府邸都能让刺客自由出入,那不是让您的威严扫地么?此事若是不严惩,只怕百姓会嘲笑皇上您啊!”

    “胡闹!谁敢嘲笑皇上!你们这些人,都被凤咏收买了!你们就是污蔑我!”

    “父皇!您要为小王爷和儿臣们做主啊!若是自己的府邸都这么危险,以后,满朝文武,怎么会有心思上朝呢?大家家中都有老有小,有几个是鳏寡孤独的呢?这样下去,大家上朝之时难免会为自己家中的一家老小担忧,自己的父母妻小在家会不会遇到危险呢?自己上朝路上会不会被贼人埋伏行刺呢?自己府内的金银财务,会不会不翼而飞呢?自己一家的水源食物,会不会被人下毒呢?父皇,这样之下,满朝文武,人心惶惶,根本无心上朝,目前有正值多事之秋,事务繁多,难免会耽误大事!”

    “父皇!为了我朝江山稳固,朝中事务正常进行,请下令彻查!就算查明是当年凤王爷的仇敌所为,也不能姑息,凤王爷早已逝世,俗话讲,人死债黄,怎么能连累后人呢?更别说是前往皇子住所行刺了,这就是扰乱民心啊!若是传出去,百姓怎么看我们呢?怎么会对我朝放心呢?连自己的子嗣都不能保护,怎么能保护千千万万的子民呢?”

    “太子所言甚是!请皇上下令彻查!”

    “请皇上下令彻查!”

    “请皇上下令彻查!”

    “此事……好吧,此事交于吏部彻查,你们先退下吧,朕有些乏了……”

    “父皇!儿臣觉得,既然老七有嫌疑,父皇也认出了玉佩是您所赐,那理应把老七收监,以示公平!”

    “这……老七身子弱,软禁府内吧……”

    “父皇!如此一来,怎能服众呢?密谋行刺,罪同谋反啊!怎么能这样草草了事呢?”

    “胡闹!你好歹也是个太子,你就凭一个玉佩,言之凿凿说你亲弟弟谋反?你也不嫌丢人?那照你这么说,朕还可以说,你们都有可能诬陷老七呢,那你们是不是要全部收监?满朝文武可以派出刺客的,没有一百也有几十,是不是全部都要收监?那天牢也太热闹了一点吧?”

    “父皇!若只是算有派出刺客能力来说,那自然是有很多的,可是有谁可以搞到老七亲信的玉佩呢?父皇刚刚也说了,这个玉佩是您亲赐的,这是满大街能够买到的么?就算有人偷了嫁祸老七,那我们也应该把老七收监,这样,也算是保护老七,不然,难保有些人不会陷害不成,直接谋害,那老七的性命,就不保了!”

    “皇上,微臣觉得,此事本就是为了陷害微臣而来的,首先,是与白家一案有关的官员,接着就是在官妓楼子调戏白家侍女的官员,然后就是微臣府上,四皇子府上,太子府上,全部都是与白家一案有关的,说是说行刺,但是桩桩件件,都是冲着微臣而来,微臣家中并无亲人,只求安身立命,还请皇上保护微臣!”

    “父皇,儿臣觉得有理,不如父皇派人保护一下凤王爷吧,一则可以洗脱嫌疑,二则说不定可以抓到真凶,三则表示父皇对臣子的爱护,别让别人说,父皇是看不惯老王爷才对凤家接连下手的。”

    “胡说!凤家满门忠烈,朕怎么会无端对凤家下手?凤家一事,本就是奸人陷害,朕也已经破格封了凤咏为惠文王了,还要怎么样?瑞珏之事,朕深表愧疚,但是逝者已矣,难道要让朕下跪谢罪么?”

    “父皇!儿臣收监不要紧,他们也都要幽禁府内,不到查出真凶,谁都不能出府!”

    “既然七皇子殿下这么说,那微臣恳请皇上,多派重兵把守微臣的府邸,一证清白!”

    “儿臣也恳请父皇多派重兵把守!若是还有刺客,则我们都洗脱嫌疑了!”

    “可是这样,怎样知道是谁派的刺客呢?”

    “你们都不要吵了,今日在殿上所有人,包括殿外传话的所有人,七日内不得离宫,朕会派人到府内逐一排查,七日之内,定查水落石出。”

    那时候的自己,以为自己厉害。

    现在的自己,不觉得自己厉害,却比那时候,还要咄咄逼人。

    看着和轻语的样子,凤咏就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应该是对的。

    这时候,和轻语淡淡说了句:“大统之事,惠文王就不要担心了,宸贵妃已经有喜了。”

    凤咏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惊讶,看了一眼陈熹微,陈熹微不好意思微微点头,凤咏连忙说道:“恭喜宸贵妃娘娘。”

    “王爷玩笑,若是皇上还在,这就是天大的喜事,可是现在,本宫也高兴不起来。”陈熹微假装满脸忧愁。

    和轻语见状,转头安慰道:“宸贵妃不要太过伤心,身体要紧,这孩子才这么点大,你情绪波动,也会影响孩子的。再说了,这事情,谁都不想,皇帝其实也会高兴的。

    你现在只需要好好休养,诞下皇子,就是你最应该做的事情。你要知道,这些事情,是你现在要做的,就可以了。至于别的事情,宫中那么多人,不在你这一个。

    皇后也算是休养很久了,也该做好该做的了。正宫就该有个正宫的样子,而不是躲在后面,看着别人做事。惠文王为皇后说话,哀家也理解,只是皇后毕竟是皇后。

    很多时候很多东西,不可以太过,过满则亏,身为皇后,不仅要做好该做的,管理好后宫,更应该做为一个标杆,很多时候,这标杆倒了,这后宫怎么办?

    你现在心痛是正常的,你别忘了,你是皇帝的发妻,发妻哪有不难过的,就是哀家,也不算是先帝的发妻,哀家那时候还心痛不已呢。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这点大家都理解。

    但是你做的,也不要太过了,很多事情,还需要你主持大局,而不是在这只顾得自己悲伤,完全不管别人。你要知道,你是皇后,不是皇妃,你要是妃子,你和璃妃一样,哀家不会说你,还会夸你。”

    “母后,儿臣知道了……”秦婉仪无力地说道。

    和轻语点点头:“你知道便是,这些话,本来哀家不愿意说,但是看你这样,哀家必须得说了。不管怎么样,不管以后皇帝是谁,你是正宫皇后的事情,是不会变的。

    你过不去现在这关,以后你怎么办?且不说,宸贵妃的孩子,与你还算是自己人,若是宸贵妃这肚子里不是皇子,是公主,我们便要寻一个皇帝兄弟的孩子,人家跟你是不会亲的。

    你到时候,再这样,人家孩子怎么好跟你接触呢?再说了,你一直也没个子嗣,你若是给皇帝生个一儿半女,人家把孩子交给你也算安心,你这样下去,人家怎么会安心呢?

    人家一个个披麻戴孝的,你呢?浓妆艳抹,锦衣华服,就像一个木偶,人家看到就害怕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